晴天

有这么一个人,在我的心里给了他独一无二的分组。
但是在qq好友中,我把他放在最普通的同学分组里,和其他大多数同学没什么两样。

是的,我努力不想让任何人看出他对于我的特别,甚至在日常生活中都做到极力克制。
我一天中打开他的对话框无数次,但从来不直接搜索他的名字,而是一次次打开那个最普通的同学分组,在里面去寻找他。
我对他的想念从来没有留下过痕迹。

但是我很少找他聊天。
他很少更新动态。大多数时候,我会盯着他的名片看好久,里面偶尔会换换图片。
我也有想过说几句话,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甚至偶尔他来找我,我会因为莫名其妙的自尊和傲气显得很疏离。

今天又一次见到他了。
但奇怪的是,时隔好久,一见到他,我的心中还是无法克制地涌起一股情绪。
一股隐忍、克制但真实的情绪。
他让我发现了这奇怪而矛盾的自我。
我也曾一度恐慌抗拒,不甘心就这样屈服。
但现在,就让它去吧。

至少爱情真正来过。
祝好。

得到固然片刻欢愉,
失去却是长久难受。

有谁是天生就不善言辞沉默寡言的吗?
那些肆无忌惮意气风发活到现在的人,
不过是有人在背后一直护着他们罢了。

14岁喜欢一个男生,纵然苦涩但也忿忿不平:
我这么好他凭什么不喜欢我?
17岁喜欢一个男生,开始自卑,变得惶恐无措:
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我怎么改才对?
——我怎么做都不对。
20岁的我啊,跌跌撞撞走在一条没有光亮的路里:
他喜欢我吗?算了吧。

人性

看绝命毒师第二季最后一集
老白心中苦闷借口买尿布去酒吧喝酒
意外和一个同龄老头交谈甚欢。
同龄老头说,不论怎样,家人是你唯一重要的东西。
老白因此下定决心保护平克曼。
他去家中找他,发现平克曼和女友都已吸毒沉沉睡去。
在摇醒他的过程中,
女友由侧躺变为仰躺
后来突然咳嗽,被呕吐物窒息而死。
期间,老白只要将女友翻身即可救她
但他没有。
在他心中平克曼就像一个误入歧途的儿子
他不想他再堕落下去
所以他做出了选择。
而讽刺的是
平克曼的女友,
正是给了他指导的同龄老头的女儿。
老头痛失爱女
工作失职,导致两架飞机相撞,
更多的无辜的人因此丧生。
整个过程极具讽刺意味
看后心情沉重。

明明已经决定放弃,
好不容易做到眼观鼻鼻观心心如止水,
余光都不带看他一眼的。
现在却因为在同一组的原因要经常接触到他。
啊...完全就是前功尽弃一溃千里。
怎么办?
真的。非常非常难受。
我他妈...
好气啊。

哈。
纯音乐充满着无限的灵魂。
那么...
你想要说什么呢?

图书馆的桌子爱上了每天来学习的女孩。
它虔诚地向上天祈祷,只是想拥有一个告白的机会。
终于有一天,上天回答:
你明天可以说话,但仅限3个字。
桌子欣喜若狂,整夜睡不着,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排练。
第二天,女孩照常过来。
却没有学习,只是趴在桌子上,埋着头。
它的皮肤开始变得滚烫起来。
终于桌子无奈地开口:
“别哭了。”

在我们生活的平行世界里有个物种叫两脚兽,它们的外表和人类很像,不同的只是腿上有着狂野的腿毛。
它们从很小就被父母派去潜伏在人类里,为了伪装,不论春夏秋冬,从来都只穿长裤把自己腿裹得严严实实。
尽管它们对自己性感的腿毛只能被裹住感到很委屈,但它们坚信它们是小仙男和小仙女,这些都只是为成功做出的小小牺牲。
然而随着时间的变化,除了腿毛,它们越来越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和格格不入。
它们不被理解,也总是受到伤害。
而它们的父母却迟迟不来。
久到它们开始对自己产生怀疑。
出于自保的本能,它们开始被迫地改变想要融入这个世界,但与此同时又为失去了自我而感到痛苦。
它们的腿毛在慢慢褪去,逐渐露出了光滑的皮肤。
它们就这样一直活在惶恐不安当中。
直到...
他们变成了夏天露着长腿的小哥哥和小姐姐,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づ ̄ ³ ̄)づ

可能他早就知道我喜欢他
所以各种不上心的回应都像是一种委婉的拒绝。
那如果这样
我凑上去的话
又算什么呢?
输了就输了
我不想输得不体面。